睦邻隔离期互助群日报 - 2020年2月27日周四(面对媒体和如何帮助其他社区)

大夫在线 - 郑医生对过去24小时的医学报道点

免责声明:疫情每天动态发展,请大家留意最新的官方新闻。(加拿大)睦邻群内整理的文件资料和医学分析仅供参考

重要提醒:如果您到了加拿大,自我隔离期间出现典型症状,请主动和您当地的公共卫生局联系(Public Health),或拨打Telehealth Ontario 1-866-797-0000,他们根据情况会转接当地的PUBLIC HEALTH作冠状病毒的检测安排;情况紧急需医疗救助请打911

编者语:
自从华人社区开始了自发的隔离者互助,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前两天(225日)由郑医生牵头,二十几位医生起草公开信发表后,社会各界和媒体有比较大的反响。一直希望低调的志愿者和郑医生也因此接受了一些采访,郑医生与我们志愿者分享了他接受媒体采访的一些细节,我们听了受益匪浅,也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下,作为如何学会与媒体打交道的素材。
另外,当我们看到新冠疫情向其他社区如韩国、伊朗蔓延时,许多热心的志愿者巴不得直接把我们的经验传授给他们,但是在热心的背后,我们是否有想过:人家需要吗?我们的经验适合人家吗?我们能帮助别人的是什么?我们是否明明好心却被人当成霸道或显得自以为是呢?是否以为提醒人家自我隔离,反被人觉得自己在歧视别人? 郑医生和我们一起探讨可能的一种邻里关怀方式,也反应出我们建群时的初心。 说真的,太高大上的事情我们不一定做得了,从身边做起,从关怀和帮助自己身边的人如邻居和同事,却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
今天的日报也有群友们提出的几个小问题的解答:2019年的病毒与这个病毒的相关性,春假去哪里安全等。欢迎大家继续阅读下文。

1. 医学回
      这几天,医学界对COVID-19的研究重点都转移到了中国以外的流行病学的调查,比如南朝鲜的数据,伊朗的病例报告,尸体解剖报告,还有对中国药试方面的批评。关于疫苗,各国都在努力研发,美国有个公司的产品很有希望,细节和我们群的工作没有太大相关性。    

 2 . 公开信发表后的反应和与媒体的一些沟
       公开信发表后,收到许多正面反应,有人说这个公开信要是由政府官员来写的就更好了。接受了几个媒体采访,明报,星岛,Tom Blackwell,他曾给Global Mail, New York Time National Post几个大报撰稿。采访前,他也做了很多功课,把我们中文的和他自己google翻译的都放在一起聊了好一会儿。我简单给大家说说我接受这位记者的一些要点,可能对大家日后接受采访时有些借鉴

2.1 解释为什么医生们要起草公开信
      为什么医生们要写这个公开信,主要是因为昨天看到大家都在传关于要囤药囤粮,引起太多不必要的恐慌。医生们觉得这个公卫系统发出的信息不是一个对付病毒的一个好方法。作为我们这个国语社区来讲, 能够对付病毒的更好的方法是帮助大家更自觉地做自我隔离的事情,把这个病毒在社区的人传人现象减少到最小的程度。医生们认为做这个事情要比去囤药囤粮惊慌失措要有意义的多

2.2 解释信的几个要点 我们想通过这个公开信让更多的社会群众能够了解到信中的四个重点: 1)谁是最容易被感染上的人群; 2)谁被感染上以后会病得最重的;3)每一个旅行者回到加拿大的时候,身上带病毒的风险有哪些方面?4)我们现在还没办法广泛地使用这个PCR来做安慰性的检测(即担心自己是病毒携带者的时候,为这些人提供PCR的检查,如果检测出来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放心了)。现在阶段PCR检测是政府垄断,没有政府的批准,安慰性质的检测无法做。 2.3 讨论信中的病例 伊朗社区的病例,与我们国内来的几个病例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几个病人,包括多伦多的第一号病人,第二号病人,第三号病人,包括现在的第十号病人(就是20岁的那个小姑娘),他们都是从国内回来的,回来时都来的时候都是戴着口罩来了,都有自我隔离,防控工作都做得非常好,保护了自己,保护了公众,这点在公共卫生的公布通报上面的也都提到了。但这位伊朗的60岁的女士,她从入境以后至本周一去医院共九天在社区里边, 没有看到任何报道说这位女士采取了自我隔离的方式。也有可能她做了,只是公共卫生没有透露,也没有资料能够看到这一方面。如果她做到了自我隔离这九天,那当然是最好,那么我们相信多伦多市区的再出现人传人的风险的就会要小很多。但是如果她没有做自我隔离的话。那么如果在这九天里,她去过公共场合,特别是去了清真寺(mosque),去了一些聚会,人群密集地方,就不太妙了。我们希望过几天的公共卫生做Tracy(跟踪),就是流行性病学的调查,能把病人的每一个步骤去过的时间线(timeline),把她所去的地方和接触的人都搞清楚。

2.4 解释为什么自我隔离是有效的方式
        为什么自我隔离是一个有效的方式? 比如多伦多的几个病例,特别是第一号病例(Case No.1):他在飞机上就戴着口罩,下了飞机以后,也没有被朋友接风、去餐馆大吃一顿,没去公众场合;他下了飞机之后就直接回家了,戴着口罩就直接回家了,把自己隔离起来;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下午才开始发烧,他没有惊慌失措,而是让他儿子打了电话给911,告诉对方他病了、他从武汉回来、他很可能身上带有病毒,提醒公共卫生系统、医疗系统、急诊部做好足够的防护。这位一号病人,是非常有责任心的人。正是因为他的这些正确的防控行为,才使得他身上的病毒没有再传播给其他人。设想一下如果这个病例是另外一个人,他在整天在外、晚上在外面聚餐、第二天又跑去逛街,那我们多伦多今天所面对的防控状况,恐怕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的平静了,也许肯定早就出现了人传人的情况,所以,我对他们讲,从这个病例上也看得出来:自我隔离是一件有意义的、也是有效的事情。我们希望的公共卫生部门,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来我们一起推广这个事情,也不是号召公众囤药囤粮。

2.5 对媒体报道的期望
       这里媒体不会按照我们说什么,他就给我们写什么。因为每一个媒体人都有自己对一个事情的看法,有他的立脚点、还有他的视角。我们看看他明天写出来东西是怎么样的。因为Tom他们写的东西(见下面的链接),一般公共卫生部门的官员都会看到,他们为了坚守平衡报道的原则,一般会在发稿前问下政府公卫系统,给个机会他们发表评论
   
2.6 如何向媒体提供数据
      媒体喜欢数字,比如有多少人在求助?有多少义工在第一线帮助他们?那位老外记者也问到:你们多伦多的华人社区到底有多少义工?到底有多少个从国内回来的人需要你们帮助?那么我是这么给他解释的:所谓的统计数据,准确的义工人数,以及多少国内回来的旅客在寻求帮助的、或得到我们帮助的,我没办法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但是我可以告诉他,我们这个志愿者的群里有200多人,据我所知,像这样的群,至少有几十个,大致可以算下有多个志愿者
       至于有多少从国内来的回来的,下面是我个人和他的对白“ Tom asked about the exact numbers of Chinese Canadian returned from China, % who got help from us,. I told him I don't know the exact number.  But what I can tell you is the following everyone I know personally who recently returned from China are in self voluntary quarantine at home. Some just finished two weeks of self isolation. For those I know personally stayed at home for two weeks, none of them got helps from our volunteers to do errands for them. They got the helps they needed from our circle of friends, our personal friends, or the friends of friends that we know. 
      This is a type of volunteering as well. It is like a neighbor helping out one another. It's a very Canadian thing to do. Tom was very surprised, said Wow there are that many people will actually do that for each other. I said,  Oh yeah, we do, we do that all the time when someone in our community is in need of something.”
     我跟大家分享这一段跟他们对话的意义在哪?就是有时候,我们没有确切的数据,只知道大概数据。但是,我们身边人的直接故事、真实的故事,讲给别人听,特别讲给这些老外、记者、媒体界的朋友听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故事比数据更有说服力、更亲切;他们也更愿意去帮我们把这个故事讲好。这是我自己的体会,跟大家分享
      从专业的角度来讲,Quantitative study is very convincing,numbers don't lie. But, sometimes qualitative study can be equally persuasive or even more convincing, more powerful, because your story and experience has a human touch(数字是很能说明问题,但是有时候,数字能说的说明问题是比较冷冰冰。如果你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的经历,会更有说服力;同时又更加人性化。所以,我想如果面对别人向你要数字的时候,并不一定要拘泥于给别人一个数据,有多少人、干了多少事,等等,讲一讲你身边发生这些事情,会很有说服力的。

2.7 为什么没有向媒体提供英文稿
     几位私下给我发英文版的公开信的几位朋友,向你们表示感谢!做的工作非常好,我们医生圈也人在用英文写,写的都非常好,我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好几个版本,让我非常感动。我自己个人的想法,也跟群管们商量一下:就是想看看那位Tom明天写出来的稿件,跟我们的几个版对比一下,看看哪个更合适和分享给大家;让大家拿来作为一个所谓的经验之谈,作为一个talking points。我自己的估计,可能他写的东西,会更加所谓的主流化,因为他毕竟是媒体人也整天在写这些东西,那么他写出来的东西哟,肯定比我们医生自已用英文写的,更通俗,更适合母语为英语的人来读、来看、来体会


3. 如何向别的社区分享我们的经验?
     如果他们觉得其中有些经验是别的社区可以用的,他们能够拿去用,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但是对于其他社区,当我们想要帮助他们的时候,首先我们要搞明白, 他们是不是有这个需要?他们有需要的话,又是哪些方面的需要?只有我们明白了这些以后,才能帮助他们做得更好。那么从我们的这个行话来说,就是需求评估(need assessment)要明白需要帮助的人、他们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大家提到,让政府、也就是公共卫生部门,直接向其他社区介绍或推广,我们(华人)社区所做的自我隔离的这件事。我自己的直觉,这个难度是相当高的。为什么呢?第一,公共卫生部并不认为有必要去做这个:让从疫区(hot spot)回来的这些人、旅行者,对他们进行自我隔离的这种建议。公共卫生没认为这是必要的。第二,在公共卫生都不认为这是一件必要的、必须要做的事情的前提下,让他们去帮我们做推广的事情,那显然可能性就更少了
      很多朋友问是否可以推广的我们的自我隔离的经验,看是不是适用于其他的社区,比如说伊朗人的社区,南韩人的社区,还有其他社区。有很多热心的朋友说我们可以去跟他们讲我们的经验。这个动机是很好的,我自己也有这样的冲动。但是我们在如何跟别人交流的时候有个策略问题。我跟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看看哪种approach(第一次对话接触)会比较合适。下面是一个仅供参考的,启动对话的 方法,可能其他人有别的更合适做法。
      比如说我有个伊朗的邻居,他可能会表现出来一些对病毒的焦虑或者担忧。作为他的邻居,看到他以后呢,我可能和他英文交谈(The conversation may go something like this)

“Hi neighbor, you look worried. Is there anything I can do for you?” 

“Yes. Indeed.  I am worried. You know my brother is going to visit us from Iran. I don’t know what we're going to do about this. I don't want him to think he is not welcome in my home, at the same time I am really concerned that he might carry that virus.”

“You know, that it’s definitely concerning. I would be too if I were you. I am so sorry to hear that you stressed out worrying about this.”

聊到这个程度了,基本上可以试探出对方是否有兴趣听你说自我隔离的事了:

"I don't know if you have heard from news reports that in our community, in our Chinese community, many of us are in the same boat as you. We are worried about the same thing that worries you. I don't know if you have seen this video clip from The National on CBC evening news?"

"No, I have not. What was that about?"

"Let me find that video clip on my my phone for you". (Show him the video.)

"Have you read about a newspaper story about doctors in my community talking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staying home for 2 weeks after returning from trips to some hot spots of this viral outbreak?"

"Have you heard about volunteers helping other strangers who are staying home for self isolation?

"No, I haven't. What are they saying?" (You show him the National Post articles and CBD video links.)

媒体文章和视频链接:
Nothing to do with discrimination: https://nationalpost.com/news/toronto-area-doctors-urge-all-travellers-from-china-to-voluntarily-enter-two-week-quarantine

Chinese-Canadian community using social media to co-ordinate self-quarantines: 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chinese-canadian-community-using-social-media-to-co-ordinate-self-quarantines-to-prevent-spread-of-covid-19

Chinese Canadian Supporting Each Oth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bc3_LRyiME

Better Safe than Sor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B8kN8a2Cy8&t=185s  

远亲不如近邻,让我们都来试试做別人的好邻居。作为好邻居(a good neighbor)有东西和别人分享的时候,我们要避免用说教或教训人的方式,而用邻里之间互相关怀,平等的方式做,因为我们经历这个病毒比别人早,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经验,有些经验可能适合于别人,也有可能我们认为很有用的可能对别人并不一定适合,那么只有在互相沟通,互相了解的情况下面,我们才能知道我们能够帮到别人些什么?知道他们所需要什么。只有当我们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帮助他们才帮得到位,帮的让别人觉得舒服,供大家参考

4. 加拿大去年底就好多人咳嗽,说是一种病毒,和新冠是一种病毒吗
答:应该不是。因为去年年底的时候,新冠病毒 Covid-19 还刚刚开始,在武汉也很有限。我们的估算大概11月中才在武汉出现,然后在12月中到月尾的时候,很多医生圈里面就都在说了。那么那时候加拿大有很多人的咳嗽,恐怕还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普通感冒之类造成的。我自己的推测,跟这个新冠病毒相关性非常非常小,或者说相关性几乎就是不存在。这个不用担心

5.关于小朋友放春假,去哪儿安全
答:那个要看你去什么地方。如果你要去加拿大以外的地方,我非常建议你看一下咱们的 Canada travel advisory,就是旅行指引,他会告诉你哪些国家在发生哪些流行病,哪些国家有地震,哪些国家不安全,政治原因,其他什么原因。但是你也要明白,那个旅行指引( travel advisory )是很笼统的,并不等于说一定是不安全,关键就是让你对自己的旅行计划,进行一个安全、卫生方面的评估,觉得怎么对你最合适。我想加拿大政府也不可能建议所有的加拿大公民、国民不去其他地方旅行。这个好像不太可能

(日报文字初稿:Lv, Derek;校对编辑:Yanyan;批准: 郑医生(雅号:蒙古大夫)

明:我们提供的信息只针对加拿大安省居民,对于其他地方的读者需要根据当地的情况酌情考虑是否适用。所有涉及内容均需在读者的医护人员指导下使用。本文作者与睦邻团队对本文阅读后产生的任何结果均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阅读使用本文,后果读者自负。

转载说明:欢迎大家转发谷歌Blog版本。对国内读者有帮助的信息,我们也会在金马蹄公众号上发文(欢迎转载)。在载入你的公众号时不得声明原创,一经发现,睦邻群群管将进行原创申诉。睦邻群内整理的文章免费分享,有关文章如有任何的打赏,将用于支持大夫在线直播和互助项目。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加拿大医生们就自我隔离问题给华裔社区的一封公开信

睦邻挖苗每日更新

加拿大睦邻隔离期爱心互助 - 常见疑问和解答 (1)